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瑞网易博客

活着、爱着、梦想着!!!

 
 
 
 
 

日志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2016-12-31 08:39:56|  分类: 读书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东极岛散记
作者:青藤漫过

 

这些年东极岛随着电影《后会有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记得最初藤儿跟我说起它的时候,还没热闹到现在这样。她诱惑我说这是远离舟山本岛最远的国土,有海天一色,有渔乡风情,还有我最爱的本味海鲜……于是八月我去了,而那天正巧台风肆虐。藤儿说也许上岛的船停航了,接着她反问,如果船未停,敢不敢上岛?我没有海上晕船的经验,我想只要不停航就意味着还能上船。我果断地说,不停航就去。这一句话果真就促成了我们在海岛上看风起浪涌,听潮声喧嚣的难忘之旅。

我终于去了东极,在一个台风天。我是去过很多次东极的,被抱在母亲的怀里或携在她的手里,但少不记事。

我距上一次到东极应该相隔三十余年了吧,三十多年的沧桑,于一个人,是多长的心路;于一个岛,又该是怎样的变化呢?

海上白浪滔天,船快近东极诸岛时,我摇摇晃晃的来到船弦边。

灿烂阳光下,一片汪洋中,一个个岛屿、一块块礁石或远或近的在海中伫立沉默。当年,搭渔船前往东极探亲的母亲肯定也从甲板渔网堆上仰起身子眺望过它们,在晕乎乎的感觉中浮起在她心中的该是甜蜜?紧张?羞涩?还是即将脚踏实地的欣慰?

“那就是黄兴,再过去就是庙子湖了。”身旁的船员指着一个岛告诉我。和青浜、东福山一样,这几个岛名从小就在父亲的叙说中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没有晕船,更没有呕吐,轻快的跳下船,一脚踩上庙子湖坚实的陆地,心也安定下来。

站在山路上,回首望海,澄澈碧蓝,宁静安详,岛边的浪花轻轻舞动,裙裾般的。几艘渔船,泊于海湾内,风擎红旗,美丽如画。

没有想到一到岛的南岸,东极就给了我一个粗旷热情的见面礼,不许你拒绝,更容不得你回避,一个凌空腾起的大浪头把它的水花洋洋洒洒的送了过来。湿漉漉中,我们都开心的笑起来。路上搭我们车的小姑娘说:“因为工作原因,在上海呆半年在东极呆半年,在上海一直没有家的感觉,到了东极,就是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想我也是回家了,因为东极就是我这条生命的孕育地啊。

打量着惊涛拍岸中的渔港,恍如梦中,似曾相识。远天远海,只觉得这个岛特别安宁,只有海潮擂鼓般的声音。

一个岛,有了渔村,就有了一抹灵气,有了一种海陆交融的勃勃生机。

徜徉于渔村,最常见的就是渔船。傍晚和早晨,我不止一次的和他们在村的角落里和它们相遇。

已没有出没风波里的英姿了,锈迹斑斑,破损不堪,走近它们,一股刚劲的海腥味仍会扑鼻而来。

有一排船,被静静的搁置在海边的船坞里,他们仍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由船尾拆开,露出里面的肋骨。我相信它们被拆是因为修理,而不是报废。过些时日,它们仍会下海,红旗猎猎中,重新焕发出鲜亮的气息。

正是休渔季节,海边空地上是忙碌着补网的渔民和渔嫂。涨潮时分,海水渐渐漫上堤坝,浪头也一浪高过一浪,水雾弥漫。那些渔民却视若无睹,仍一梭一梭的修补着渔网,飞针穿梭间,有着古铜色脸庞的男人和女人一样灵巧,关节粗大的手指捏着竹梭上下飞舞,动作娴熟。他们在船上过的是动荡不安的日子,却有着一颗宁静细致的心。

这些渔民,应该是大海从富饶变得贫瘠的最好的见证人,但他们还是眷恋着大海眷恋着岛,无论在海上行多远,东极仍是他们温暖的港湾。就象那些画渔民画的渔嫂那样,用重墨浓彩渲染着生活的美好。他们利用现在的休渔时节,整理网具,期待着开渔后的好收成。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想起母亲讲给我听的故事,以前渔汛时节,东极就成了鱼的世界,渔火灿若繁星,黄鱼如金、带鱼似银。在海边,就能用脸盆捞起产卵的乌贼,礁石上,晾晒的都是乌贼鲞,这是多么让人心热的渔家生活啊。

我是吃着东极海鲜长大的。

蟹黄饼、墨鱼籽、黄鱼鲞、野生大牡蛎,隐隐透出绿色的手掌般宽的大带鱼……至今想起来,仍齿颊留芳。

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不敢吃来自东极的一些海鲜,嫌它们太鲜!招得母亲常唠叨:“记得你很小时在东极,才出海蒸熟的海蜒,大人都嫌鲜下不了口,你却会用手抓着大口大口的吃,现在怎么成这个样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多想让我的口福再回到那个时候。

中午,在东极吃有记忆以来的第一餐饭,凭海听风看涛。端上桌的都是海鲜,马面鱼、米鱼红烧,才钓上来的清浪清蒸、大海螺清水煮熟后挑出肉蘸酱油吃……只恨自己肚子太小,不能装下太多美味。

尽管还是海鲜满桌,却再也不是我记忆中传统的东极海鲜!

下休后,和朋友漫无目标的行走于岛上,用远望和俯瞰的角度默记。

岛不年轻了,相遇的居民中,无论是劳作的,还是闲聊的,大多是皱纹满脸、白发苍苍。他们安静的被我们拍摄或看着我们拍摄,绝不象许多闭塞小地方那样,对外来客人充满好奇,集体行注目礼。他们有时会随口问上一句:“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客人啊?”甚至会邀请我们在他们家里坐上一坐。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在东极,我们遇到了许多热情的人,让我们的东极之行充满温馨。镇政府的吴主任、司机小王、画渔民画的不知名的渔嫂,宾馆里的老板老板娘,邮政局旁边干活的泥水匠,还有热心给我们指路的岛民。他们留守岛上,在岁月的洗练中,将一切变得简单而单纯。

好客、低调,人和岛一样,用一张素脸沉默在时间中,他们依海而居,讨海为生,大海中的生死无常,让他们变得超脱、从容。甚至岛上的狗们也从主人身上学到了这种淡定,不必说我们住宿宾馆老板家的狗,在我们绕远路上山时,它一路陪伴着我们。就是路上遇见的渔民家的狗,也不会对着我们呲牙咧嘴,狺狺作吠,而是安静的自做着它们的事。

这种氛围一直萦绕着我们,让我们感觉自在,惬意。

我用镜头记录着东极,也寻找着父母和我曾经的足迹。

山顶破败几近倒塌的校舍,人去楼空。房子应该不是那时的房子,但地方仍是那个地方,父亲曾在此教书育人。海边礁石湿滑,礁石间海螺吸附,母亲曾在此捡螺敲藤壶,有一个浪花差点把她卷下海去。那幢古老的石屋,父亲的一个学生一定要母亲到她家做客,抢过母亲怀中的我先走了,我在此度过不安分的一夜?那个上了年纪的老人,青筋毕露的双手或许抱过呀呀学语的我?还有家里那个通体洁白的大海螺,是不是我镜头中那个老渔民送父亲,然后再归我所有?

我想用我的文字表达我的感受,却一直找不到最最贴切的。过去、现在,情绪在不停的起伏。

最真切的就是这个在外人眼里朴拙乃至蛮荒的岛,在我面前,平实柔软,人生若如初见。

 -------------------------------------

杰瑞网易博客查阅总表

带你走进梵高的世界

我跑故我在

各种素材图库

读书&生活

生命之

心灵

 

印象浙江:东极岛散记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转载本博客内容,无需道谢,无需标明出处。分享是快乐的,奉献是幸福的。

   

  

 

 

 

文本日志模板 - 杰瑞网易博客 - 杰瑞网易博客

   

扫一扫,添加微信互动

2016年12月31日(草)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